官網:JOKER ジョーカー許されざる捜査官 - フジテレビ

(可能有劇透)

這是今年夏番我覺得最好看的日劇了!

其實我不愛看刑偵劇,『正義必勝』、『惡有惡報』這種根本就是笑話的老梗卻硬要在戲裡拍的好像很真實,反而更像笑話。我不否認確實有『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大善人,但是,我卻聽過更多每天忙著做義工卻把老人家或小孩給扔在家裡的『義舉』『善行』;我希望自己能相信『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是,更多時候我看見的是『金權之前事事平安』---聽起來很悲觀吧?或許是我還是對於身為『在地球上唯一一種會用各種手段來殘害同類的生物』這個身份有著一點點『大概是高等生物』的期待吧。

話題拉遠了呢,這部戲給觀眾主要課題就是『正義是什麼?』。

白天是一臉溫柔微笑、走治癒系路線的刑偵班長--伊達一義,他體貼被害人家屬的心情,對於案件即使有著微小的疑點也不放棄,一定要抽絲剝繭到最後。但是,更多時候,在真相大白之後,他卻不能不屈服於權力相互的官僚體系,或者在那些擅長玩弄法律的專業人員之前敗陣下來,然而就算『只有30%的案件能圓滿解決』---至少還能拯救那只有30%的被害人家屬,他就固執的不肯放棄。這樣的他可以算是正義人士了吧?不是嗎?然而,這樣的伊達さん卻有著不能曝光的另一面----在黑暗裡,冷酷的『制裁』法律不能裁決的惡徒的『神隱者』。殺害兒童卻仗著家庭背景逃過刑罰的青年、偽裝成精神失常的少年、玩弄媒體與法律害人於無形的律師、虐待兒童的父親、過了時效而且毫無悔意的老師---神隱者『制裁』的都是些從這種方面來看都是罪該萬死的惡人,讓我想在螢幕面前大聲叫好,但是,他卻總是帶著難受的神情開槍。

『因為人不能制裁人』,他總是這樣很悲傷的說;
『我知道我做的是罪惡』,他垂著眼輕輕的嘆息;

其實我一開始看的時候覺得很奇怪也不能理解,他制裁的都是些惡人,有什麼好難過又何必覺得罪惡?但是一集集看下去,我覺得我好像懂了,就因為他心懷悲憫才不會忘記自己,就如同在模仿犯那集,藉著久遠的口,這麼告訴觀眾了---『才不一樣』、『你只是殺人而已!』。有權力的人很容易陷入那種『為了正義犧牲一兩個人有何妨』的自大心態,但是一個沒有人心的制裁者即使消滅的是惡徒,也只是打著正義的旗幟殺人。
不過,明明是不怎麼能依靠的法律,又為什麼要這麼執著?我自己的猜想或許因為『法律制裁』就算不能讓死者復活、讓錯誤校正,但是在通常的社會價值觀上來看可以視作一個『句點』或者一個『報應』或者類似的東西,而『神隱』卻連著惡人的消失,將被害者家屬所應得的『道歉』也一起隱沒在黑暗裡---戲裡的伊達さん是為了這樣而難過嗎?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是。

所以,話題又回來了,到底什麼是『正義』?
只要懷著悲憫『制裁』罪人就算違法『白晝』的法律也是正義?
逼近結局的時候,我好像稍稍獲得這樣的結論,但是ED時,編劇卻又把球給扔回來了---那麼為了拯救更多的人,雖然知道不對,也只好犧牲幾個無罪的人?
這樣還能算正義嗎?雖然BOSS最後接受了制裁,但是這小小的疑問卻沒辦法停止。

SP篇的內容是伊達さん的第一個『神隱』,『制裁』的人是個勾結黑道的不良警官,劇情方面我覺得有些延續了ED的『疑問』。
從各種方面來看,洩漏機密、殺人而且還不知悔改,這個警官都是應該被『制裁』的,但是,伊達さん在行動前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他自首,只因為不希望他的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親---這裡姑且不討論有個犯罪者的父親是不是比沒有更糟糕這個問題。被不良警官殺害的宅配員的家屬有多麼被悲傷是很容易想像的,就算犯人被『神隱』也只是『有總比沒有好』的給了他們些許慰藉;但是,被『神隱』的那方呢?難道妻子跟孩子不是失去了丈夫與父親嗎?他們的悲傷又該何去何從?他們難道不是被『神隱』奪去了明天嗎?

所以說,
正義是什麼?
你,有答案了嗎?

以上,是正經的感想。
糟糕向的感想放底下,適應不良的人麻煩右上角的紅色叉叉按一下XD

 

 

 

伊達跟久遠這個組合真是有夠萌。
尤其是第三集那個奪槍的場面真是看的我心花朵朵開
淚眼汪汪的小黑犬邊哽噎邊說:『我知道是錯的,可是我想讓你了解我的心情』,這是什麼BL梗呀!我差點以為久遠要靠上去(那就真的變成BL了啦)
然後告白成功加入組織的小黑狗就露出纏人本性,伊達人在哪裡他就要跟到哪裡,特別是當久遠拿著『法律不能制裁』的CASE給伊達的時候,我都覺得好像看見大型犬在邀功……。
然後,最後ED那個「你的負荷我來替你承擔」真是太GJ!

KayChen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