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一件大事就是我終於決定去開刀,解決掉困擾我很久的問題。
我從以前就有大腸激躁症,一緊張就拉肚子,最近幾年終於學會「(工作上)別人擺爛我也擺爛」,症狀才算是好了一些,但是病根早就生根了,雖然不開這一刀也沒問題,但是長痛不如短痛,與其每天提心吊膽不知道未爆彈哪時發作,還不如一刀給個痛快。

內有髒髒話題,請慎入。

開腸破肚(喂)的日子訂在1/8下午,早上接到電話說是12點報到,所以就乖乖依照時間去了。因為要動刀的地方在「出口」附近,所以理所當然的迎來我第一次的灌腸體驗。看其他人的經驗都寫說忍不到10秒就往WC衝,但是,我那跟主人一樣懶惰堅持一天只肯工作一次的肚子硬生生拖了20分鐘才有反應,讓護理師一整個非常困擾囧

這次開刀用的是半身麻醉。麻藥是從腰部打進去,第一針有點痛,第二針之後就變成發酸,可是我依然可以活動我的腳趾頭,讓我一整個非常懷疑麻藥到底有沒有效果?萬一沒效主治醫一刀下去還得了?因為我實在太擔心,連護理師拿冰塊測試,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皮皮銼的跟他說「有,會冰」,嚇的護理師真的以為麻藥不夠,慌慌張張又把麻醉科人員請回來,他東戳西戳折騰了老半天,最後判斷麻醉很正常,腳趾頭會動也很正常,我是心理作用所以不用擔心。

接著等了幾分鐘,主治醫師進來了,他很開心的說反正妳已經躺在這裡了,我順便幫你照個完整大腸鏡,檢查看看有沒有別的問題。這時我就肯定麻醉藥確實是發揮作用了,因為我可以感覺到有東西在肚子裡動來動去,但是卻沒有痛覺。大約幾分鐘之後,主治醫拍拍我的背說我除了這回要動刀的部位外,其他地方都非常健康。但是其實我那時候已經顧不得結果了,因為我開始發抖,從右手抖到左手然後變成右半身抖完換左半身再抖,那種抖法真的超詭異的,得用全身的力量控制它才能停止顫抖。本來以為是冷,還跟護理師要被子蓋,可是我還是抖,連自己都可以看到手指很大幅度的在晃動,想說我總不可能是到現在才開始緊張害怕吧?這反應時間也太久又不是長頸龍----難道這就是麻醉科說的異常反應?!還好這時候護理師發現了我,很親切的跟我說有些人的體質就是半身麻醉會發抖,沒有關係,然後找來好幾個生力軍,大家一起壓住我的手腳,好讓醫生繼續開XD

接著,就聞到肉燒焦的味道(噁),短時間之內我應該不會想吃烤肉了......。之後其實沒什麼感覺,就是覺得有東西在拉扯你的肉,因為很無聊就陷入一種昏昏欲睡的狀態---就在這時候,醫生突然的喊了我的名子,我嚇了一跳想說打瞌睡被發現了囧!不由自主的跟著大喊了一聲「是!」,一瞬間,手術室陷入奇妙的沉默,接著主治醫很冷靜的說:「我不是在叫你。」,啊啊啊啊想也知道怎麼會有醫生在手術中喊病人的名子的啦!(掩面),裡面有個護理師名子發音跟我非常接近,是我自己搞錯了囧

烏龍事件之後沒多久,手術就結束了。護理師協助翻身,然後換到移動床上,推到恢復室裡躺著。這時候其實麻藥還沒退,一點痛覺都沒有,看到好幾個人把你搬來搬去拉來拉去,會覺得「啊你扶我一下我自己走比較快啦」(喂)XD 在恢復室躺了大約1.5小時,因為正好碰到寒流,加上我真的抖的很厲害,好心的護理師還特別搬了烤燈來給我加溫,真是非常感謝。(然後躺在恢復室的床上聽到護理師們在討論尾牙要去吃哪裡跟吃什麼;還有誰跟誰很小氣,帶小孩來一起吃,還裝死不出小孩的飯錢XD)

回到病房之後,又是護理師協助我用一個移動板的東西給移動回病床上。因為麻藥還沒過,所以移動完全不會痛,但是反應很遲鈍,我試著想抬腳,卻發現雖然很用力,但是腳只能離開床單5公分高,這感覺真的很妙。麻藥漸漸退去大約是4點前後,隨著腳開始有知覺,我也開始渾身不對勁,躺左邊不對躺右邊也不是平躺很難過趴著更糟這樣折騰了快1小時,我腦子裡終於意識到「這就是所謂的傷口痛呀快找護理師來打止痛針」,果然一針下去就全好了.....。

晚上我是自己一個人待在醫院的(我媽中午過來,晚上回家),套句醫生的話:「除了痛之外,她好的很。」,只要不吃辣就沒問題,吃吃喝喝完全不需要忌口,但是要多補充水分。接下來的幾天就持續照這種吃藥>喝水>睡覺>WC>喝水>睡覺>WC>喝水>睡覺>WC>吃飯>吃藥>睡覺>WC>喝水>睡覺>WC的無限循環直到出院。真的就像醫生說的「除了痛之外都很好」,只要有止痛藥/止痛針,我就活跳跳一條龍,一個晚上可以灌掉2000cc的開水(爆),還在醫生查病床的時候因為一手拿著麵包一手拿著手機,被笑說你還真悠閒;但是,藥效一過,我就覺得傷口刺痛,只能縮在床上當條蟲,甚至會計算止痛針間隔要多久才能打,覺得自己活像毒蟲哈。

出院之後的第一次回診是開刀後的第一周。進了診間,醫生第一句話是「怎麼樣?會不會痛?」,當我很沉痛的跟他說前四天像地獄,醫生還很驚訝的說他看我表情很冷靜,還以為我不會太痛(聽說我的傷口其實還滿長的=滿痛的)----所以我應該要裝的痛不欲生,這樣醫生會多開兩顆止痛藥給我?你早說嘛(喂)。問診的時候提到了每天解放的次數,醫生說我吃的藥量如果胃腸敏感的人一天可以跑個10次WC以上,普通人也該去個5~6次,而且應該都要軟軟的;但是我的肚子很堅持一天只開工一次絕對不加班,而且都得花點力氣所以還滿痛的,讓醫生非常驚訝。但是檢查了下傷口復原沒問題,所以也沒有調整藥量就再拿一周份的消炎止痛藥回家了。回家之後左思右想了一陣,因為我的胃腸其實不能算不敏感,所以沒反應這件事真的很奇怪,後來檢視了一下我整天吃喝進去的東西才發現問題可能出在我水喝太多(爆)。因為每天的該吃的藥裡面有纖維粉,而纖維粉這種東西是能載舟也能覆舟,水喝得夠,它可以幫助解放;水喝得不夠,它會塞住囧---你想想,「出口」附近有個傷口在,萬一還塞住豈不是要人命?我嚇的卯起來喝水,500CC的大茶杯一天可以喝上5~6杯,還不包含湯類跟果汁之類的,結果纖維粉的水是夠了,但是藥量卻因為水太多而被稀釋,反而沒作用Orz 發現可能的問題點之後,趁著周末在家,就試著減少喝水的量,然後改把纖維粉先用大馬克杯泡開之後再喝,效果馬上出來了囧 整個周末跑WC跑到被嘲笑是「存貨大出清」,大概1~2HR就得去一趟,最恐怖的應該是周六晚上我竟然看見沒消化的玉米粒----我上一次吃玉米是禮拜五中午耶囧! 這場存貨出清一直持續到周一早上才結束,之後,就真的像醫生說的一天去個5~6趟,而且軟軟的,不太需要用力。

開刀到今天是第11天,除了「解放」的時候還會有些疼痛外,傷口偶爾微微的有點刺痛其實已經不太干擾我的日常生活,至於內部的傷口,依照個人體質恢復期大約是1~6個月都有可能,所以只能補充蛋白質來加速傷口的癒合速度。
另外,得到的教訓是:乖乖聽醫生的話很重要,但是補充水分也要適可而止(囧/汗)

KayChen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