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同人了,其幾天看完日劇,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片段一直在腦子裡飄來飄去,乾脆就試著寫出來了。
我覺得復仇是人類的本能,所以,小小的無視了神御藏(NPS)不殺人的設定XDvvvv

---------------

神御蔵打飛眼前犯人的那一瞬間,身後傳來巨大的爆炸聲跟震動。
他回過頭。
剛剛還在跟他對嗆的狙擊手所站的位置只剩下一個大洞跟漫天的塵埃。
全身的血液像是同時被抽走了一樣,手腳冰冷,取代轟隆隆的耳鳴的是躺在地上的爆炸犯刺耳的狂笑。
不能思考,無法思考,或者是不敢思考,他有些茫然的看著。

無關信念、教養、人格或是誓言,空洞的大腦退到第二線,身體的本能在這時占了上風。
神御蔵無意識的抓起手邊的水泥塊,不平整的邊緣狠狠的刮傷了指尖,他渾然未覺的高高舉起手───


「砰!」槍響。


水泥塊在掌中碎裂,細碎的殘渣掉了他一頭一身,耳膜大概也受傷了吧,腦中傳來高頻率的騷音。
但是,這些都無所謂,擁有這樣神乎其技的槍法的槍手,在這個世界上,神御蔵只知道一個人。

蘇我伊織。

渾身染著鮮血跟塵土,在極近距離被捲進爆炸,內臟應該也受了傷,但是蘇我盯著神御蔵的眼神依然銳利。

『你不是不殺人嗎?』
恍惚之間,神御蔵似乎聽見蘇我那總是帶著諷刺的聲音───也許只是神御蔵想像吧。
現實上,在眾人的叫喚喧擾聲中,蘇我就像耗盡了全身力氣般,緩緩的倒下。

 

*****

『竟然還活著……』蘇我睜開眼睛的同時,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雖然從事這份工作早有死的覺悟,或者該說,如果可以早點死掉的話他可是大歡迎,但是,靠著不知道該說好還是壞的運氣偏偏活下來了。

既然活著那也沒辦法,蘇我把注意力移轉到自身上。
身體真痛,不管是皮膚還是肌肉,甚至關節都像被拆開重組過一般難受,但是,右手卻奇妙的感覺沉重跟溫暖。雖然不用看也知道,但是當那顆趴在床邊的後腦勺印入眼中的時候,蘇我還是有一種說不上是想嘆氣,還是鬆一口氣的複雜感覺。

雖然沒有很想活著,
雖然活著也沒有特別的意義,
但是,假如繼續呼吸著,可以讓這個男人覺得開心的話,
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大概吧?

 

 

 

,

KayChen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